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赖的谢主任 - 我是农民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赖的谢主任

阳光村要建桑园的事向周围传了开去,现在阳光村的一举一动都在其他村子的注视之下,自从去年的旱情之后,其他村子的领导都见识过了阳光村的能力,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想出那样的办法让村民赚上钱,就可见阳光村领导的能力,为了这一事,其他村的村民可是经常抱怨自己村里的领导无能,这些饭后余话也经常传到那些村领导的耳朵里,他们除了尴尬外就是妒忌了。 这次阳光要在水库边上修建桑园,发展鱼桑的计划他们也知道了,特别是和阳光村紧邻相挨的六村最先知道这事,现在六村的领导得知阳光村发展蚕桑和鱼业,就开始开动起脑筋来,六村的谢主任在心里盘算着:“他们修建的那水库可是和咱们村子相邻的,按道理说这个水库是不是也应该分咱们村一半呢?而且要不是有咱们这边的山丘相围,这水库能修上吗?这次是不是也去分点羹啊?”六村的谢主任越想越认为可行,于是把村委的成员找来来开了个会,把自己认为这水库也应该有他们村里的一份说了出来,这些人一想,也对啊!这水库是该有六村的一份,于是他们纷纷响应六村主任的提议,到阳光村去找刘鹏,要把水库给分上一半! 阳光村村委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就是六村的谢主任,看到他一幅笑容满面的来到村委大院时,刘鹏便疑惑的看着这位村主任,暗想:自己和他也没什么交情,不知道到这来有什么事! “谢主任,请坐!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何事?”不管有什么事,这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足的。 “刘主任,听说你们建桑园了,我特地来恭喜一下!”谢主任拱手笑了笑 看着一脸伪笑的谢主任,刘鹏知道这次他们到这里来恐怕不简单了,刘鹏看着谢主任,也不再想拐弯抹角下去,板正脸,道:“谢主任,咱们也不用拐弯了,你有什么事就讲出来吧!要是我们阳光村能帮上忙的,那绝不推辞!” 听刘鹏既然点明了话语,谢主任也不在好做样子了,道:“刘主任,你们建的那水库位置,似乎有我们六村的一部分呐!按理说,我们六村也该占一部分吧!”谢主任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刘鹏 刘鹏紧盯着谢主任,心想:“唉!说话都不脸红,这脸皮也是够厚的了,现在应该是看到我们搞这鱼桑产业,也想出来分分羹吧!” 谢主任在刘鹏的紧盯下,似乎也不太好意思了起来,语气稍显松缓的道:“刘主任,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这可是事实呀!难道你不承认吗?要不咱们好好商量一下,你看如何?” 刘鹏右手捏了下下巴,道:“谢主任,其实你也说得不错,这水库是和你们村接壤,按理说是应该有一部分该属于你们村子,但是你要知道这水库可是我们村出钱出力才修建起来的,现在谢主任你这么一说就划拉一下要分走部分,似乎不合规矩吧!” 谢主任摆了摆手,道:“刘主任,毕竟这水库能建好,没有我们村的那些山也不行的,虽说是你们修建的,要不这样吧!我们把建设上的工钱给补上一半,这水库以后就划一半给我们如何?”说完,谢主任盯着刘鹏期待着他的回答。 “这谢主任算盘到打得精,这大坝的建设上能投入多少钱,和以后发展好了赚上的钱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刘鹏装着思考的样子在心里暗想着,片刻之后,刘鹏抬起头来,看着谢主任,道:“谢主任,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个创意是我们想出来的,哪有你这样等建好了看出效益了插一脚的。”见谢主任还要继续的说下去,刘鹏马上打断他的话,接着道:“再说,你想要这水库的一半的,不外乎也是看出了这里面的利益,要不这样吧!我们也不要你那一半的水库建设费,这水库以后还是归我们村管,在靠近你们村子的那部分山,你们村自己种桑养蚕,等蚕茧产出之后,我们负责收购,还有你们喂蚕的时候剩的蚕渣也卖给我们,怎么样?”刘鹏坚决抓着水库的管理权不放,其实让出去的蚕桑部分也不属于他们村子管,所以也就大大方方的就让掉了。 谢主任沉吟着,对于刘鹏刚才说的他心里明白,这个刘鹏让出来的本来就是在他们村子的这部分,根本就是屁话,不过听到他刚才说的负责销售的事让他很是心动,要知道阳光村可是有自己的加工企业,如果靠自己去卖的话,销路上不说,光是价格上的保证就不能得到,还是答应他算了,也捞了不少好处了,可是谢主任转过来一想,如果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似乎会让这刘鹏瞧不起,还是再做做样子,也许还能捞到些好处呢? “刘主任,你这话可不是白讲的嘛!要知道那部分本来就是在我们村里,哪还用得着你来送呢?这样吧!以后你们不是要搞休闲渡假的吗?到时候我们到水库附近也来进行买卖,你看怎么样?还有以后这用水问题,我们村子也能使用!” 刘鹏考虑了下,道:“这两件事我没什么意见,如果有缺水的年份,尽管用库里的水好了。” 谢主任见这次到阳光村来的目的基本上是达到,于是告辞了刘鹏回六村去了,现在的谢主任心里很得意,这次来阳光村,捞到了不少的好处,现在回去只要把这消息一说,自己的声望就能得到提升,今年村里似乎出了几个能人,这声望上也蛮高了,对自己以后的当选可是很有威胁的,现在这事办成了,以后搭上阳光村的车,自己还能够继续的坐下去。 其他的村子也得知六村跟阳光村搭上了,表面上对六村的做法充满了不屑,不过在心里边又暗自的妒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