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抛秧法 - 我是农民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抛秧法

阳光村雇工修建田间小道的时候,县农业局组织的超级稻推广小组的两位技术人员来到了村里,他们就是为这次超级稻的推广做技术指导的。 快进入五月的天气,阳光之中已经显露出热度,阳光村村小的操场周围,大树茂密的生长着,为操场下带来了一片树荫。操场中央,只见乡亲们一排排的整齐坐在那里,现场透露出一股热烈的气氛。在他们上面坐的就是农业局来的两位技术员,对于这一次的水稻技术的培训,乡亲们怀着热烈的心情,自从去年刘鹏在村里开通了生产培训的课程后,乡亲们在后来的生产上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所以他们现在也认识到了先进的农业生产知识对农业生产上个用处。这不,一听说这次村里又有水稻生产的培训课程,大伙都自觉的带着笔记本前往村小听课。 坐在上边的两位县农业局的两位技术人员,也满意的看着下面的阳光村村民,这是他们这段时间以来开展生产培训工作所遇到的最善于听课的村民。他们发现,阳光村的村民在接受新的生产技术上都有着很高的急迫性,不像他们在其它乡镇所遇见的那些村民,他们在上面讲课的时候,下面抽旱烟的抽旱烟,妇女唧唧呱呱的聊天声也是一阵一阵的,自己在上面累死累活的给他们讲着这生产技术,他们也不认真的去听,这让他们也感到很无奈。 而在场下地阳光村村民。他们认真的听着台上的技术人员的讲课,不时的在他们的准备好的本子上记录着重点,虽然有时候脸上显露着疑惑地神色,但是他们也没有急着的去问技术人员,而是在本子上把这疑惑点记录下来,等上面地技术人员讲完之后,再准备一起问。 当台上的两位技术人员讲完第一遍有关水稻的要点后。台下的阳光村村民纷纷的举起了手,双眼热切的望着台上的两位技术人员。 台上地两位技术人员相互的对望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色中看到了惊喜,想不到这里的村民知道不懂就问,可以说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学生。 其中一位姓吕的技术人员对着台下的村民说道:“大家一个个来,有什么不懂地我们都会一一解答,直到大家都弄清楚了我们才会离开的。”顿了顿,吕技术员指了指就近的一位村民道:“就由你先来问吧!” 被点名的这位村民挠了挠头道:“这位老师,刚才听你说这秧苗直接扔出去就行了。这行不行啊!要知道这秧苗这么嫩,就这样抛出去,这苗子能在田里立稳吗?而且这不会把苗子伤着吧?” 吕技术员点了点头,对于这个问题,他感觉这位村民提出很多人的疑虑,笑道:“刚才我说的把苗抛出去,可不是一般地抛,这个要讲究技术的。其实这是一种新的栽种法,比过去的那种插秧法要省时、省力多了,我想你们那个时候也感觉到了每次插秧的时候都会腰酸背痛的,这都是长时间的弯腰所致,而现在我们将到抛秧法,在抛的时候要注意两点。第一个就是在抛的时候人要退着抛,减少脚印,先抛70,再抛30,第二个就是在抛的时候要用手托一把向上抛去,抛地高度大概在2.5米左右,这样可以使秧苗均匀落下,而且利用自身地重量达到加速,使根基入土立苗,大家都清楚了吗?”说完。吕技术人员环顾了四下。见大伙对于这个抛秧法都懂了才满意的点点头。 场下,发出悉悉唰唰地书写声。大伙边记边在脑子里想着这抛秧的场景,以使自己能更加的牢记住抛秧法各特点。台上的两位技术员也是满意的看着大家的用功,片刻之后,大家都记录完之后,又有一位村民提出了疑问,“两位老师,关于田间的水浆管理,以及施肥管理这两方面我想听听两位老师具体讲讲,为什么现在的栽种要实施半旱管理?” 这次的问题是由另外一位姓韦的技术员给场下的这位乡亲讲解,他现在跟他的同事吕技术员有着同样的心情,这些村民现在提到的问题都是这次超级稻的关键技术,他感觉这次到阳光村来推广真的没白来,毕竟这些乡亲们的努力学习是对他们这两年来试种水稻的一种肯定,做为一个农业技术人员,能够得广大乡亲的肯定那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韦技术员流露出快乐的神情,对着下面的村民微笑道:“水浆管理全过程要实行薄皮、旱烤、半旱式管理,抛栽后23天内一定不能进水,如遇大晴天进浅水,促早立苗,立苗后保持浅水层,促进早分蘖;如遇大雨天应及时排水防漂苗。抛秧苗立苗快,分蘖节位低,分蘖势强,全田的苗数上升快,所以烤田要早烤、重烤,防止无效分蘖过多过旺。”顿了顿,韦技术员似乎想让场下的乡亲们能够有一段时间来消化,片刻之后,韦技术员又道:“听说你们村里已经建有完好的水利设施,所以你们在田间的水浆管理上有了足够的优势,到时候只要按照我介绍的方法管理就行了。” 场下的乡亲们如痴如醉的吸收着两位技术人员所带来的新的水稻种植技术,之后又有几位村民接着问了一些其它的要点,如防虫害等。这次阳光村的水稻推广技术成功的在村小举行。 在接来的几天时间里,刘鹏带着两位技术员察看了田里的准备情况,以及相应的水利配套设施,在察看过程中,两位技术员指出了一些田地的不规范之处,如有些田地不够平整,看翻耕的程度就知道是才耕过没多久的,反而那些已经耕了有段时间的田地更加的符合要求,原来这种抛秧法要求田地能够尽量的平整,所以只能浅耕一下,这样抛出去的秧苗才能够容易立苗。看到这些少量的不符合规格的田地,刘鹏也露出了万幸的神色,由于耕牛的缺乏,所以这地就耕得比较早,在田水的浸泡下,好多田已经开始慢慢的平整了下来,这刚好的符合了这次的栽种要求,现在这少量的田只需要稍微的平整一下就行了。 超级稻的推广工作在阳光村顺利的结束,接下来乡亲们展开了今年的栽秧工作,而且这一次栽的秧苗可是新品种,方法上也不同,所以大家在初始阶段都是小心翼翼的,身怕把这些苗子给抛坏了,虽然大家也知道要点,但是对于陌生的事物还是村在着或多或少的担忧,放不开手脚来,直到试了好几遍才开始熟练起来。 行走在田间小路上,田地里散发着淡淡的泥土芳香夹杂在温热的空气之中扑面而来,让行走之中的刘鹏沉醉其中。环顾四周,各田间都是一幅火热而忙碌的场景,田里劳作的村民脸上挂着希望的笑容,而田坎边上则堆放着十多公分长的秧苗。现在的水田处去了半干的稀泥状,为了配合好抛秧法,乡亲们把在冬季蓄满的田水都放掉了。而田里的村民则左手拿着秧苗,向身后倒退着,右手托着秧苗底部,不时的向前面抛洒着秧苗,秧苗在空中分散看,像天女散花般落向了田里,褐色的田里顿时的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绿色,而村民向后腿去时,露出了深浅不一的脚印,偶尔的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这些都是脚踩向稀泥时发出来的声音。而在田坎上,则是在铺路的其它村的村民,他们边铺建着路,还一边的笑谈着田里耕作的阳光村村民,因为他们也是第一次的看见这样的栽秧法。 刘鹏沿着各田间小道查看着各处的播秧情况,看着乡亲们日渐熟悉的动作,这栽秧的速度也越来的越快,刘鹏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刘主任,在检查工作呢?”旁边的一位老农边抛着秧苗,边向走在石路上的刘鹏问道 刘鹏转过头去,看着一身麻利的老人,笑道:“是啊!我到处看看现在的生产情况,老人家,现在这栽秧方法怎么样啊?” 老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站在田中央和刘鹏闲谈了起来,道:“这方法没话说了,的确够好,以前我干一会腰都酸掉了,现在好了,站着也能把秧苗给栽上,不知道有多好呢!真是感谢刘主任了,为我们带来了不少新的方法!” 刘鹏蹲下身来,抚摩了一下堆在田边待种的秧苗,对着田里的老人道:“老人家,这些都是知识的力量,怎么能归功我呢!再说这也是大家努力学习来的,要说功劳啊!我看还是大家自己的功劳最大。” 和老人聊了一会,刘鹏起身告辞后,向其它田地去查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