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卖鸭 - 我是农民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卖鸭

六月天已经进入了初夏,初夏的天气已经显露出它应有的热度。今年的天气很好,各种植物都得到了充分的水分和光照,所以各种植物发疯般的生长着,零乱散落在村里的一些大树枝繁叶茂的向四周伸开着树冠,显露出蓬勃生机。 现在的阳光村给人的总体感觉不再像改革之前的那么暮沉,经过两年的山体造林,远远的看去,村子四周褐红的山体已经披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轻纱,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六月,农忙的节气已过,比较空闲的乡亲们每天都会抽出半天时间到村里新落成的阅览室逛逛,而剩下来的时间则待在家里开始编织一些竹制品。村里的竹资源经过春季的大量繁殖,又重新生长出了大量的新的嫩竹,乡亲们现在每天都编织上一些,以迎接这炎炎夏日带来的销售旺季。 经过两月的生长,阳光村水库里养的那些鸭也都长大,是时候上市了。 一辆蓝色的大卡车缓缓的驶进了村里,卡车的货箱里被铁栏分成了好几层。刘鹏和村里的几位村委成员也早早的站在了这里等待着。刘他们等待的便是从市里前来收购鸭子的老板,这位老板叫姚兵,在市里边开了一家鸭制品加工厂,主要是生产一些鸭脯、鸭脖、鸭腿等一些鸭制品。上次董哥打电话过来说,有这么一位加工鸭制品的企业,是他地一位朋友所开。这家加工厂开办了有几年了,属于一小型工厂,不过这几年的效益一直都不错,这厂有望能够做大做强。 只见从卡车上走下来一位穿着整齐,个子不高,头发向后梳得光亮的中年男子。这应该就是所联系的姚老板了,刘鹏如是的想到。 只见这位姚老板下车之后。带着爽朗的笑容径直的向刘鹏他们所站地地方走来,伸出右手一一的和刘鹏几位握了握手。之后对着刘鹏所站地位置点头笑了笑,道:“想必你就是老董所说的刘总吧!还听说你是村里的主任,真是年轻有为啊!老董能跟着你干真是有福了。” 刘鹏抱以微笑,“姚老板过奖了,董哥能够来帮我,才是我的福气。”顿了顿,刘鹏向姚老板身后瞄了眼。接着道:“姚老板,把司机大哥叫上,咱们一起进村里去吧!” “那好!”说着向身后的司机招了招手,和刘鹏一起并排着向村里走去。 路上,姚老板不停的向村子的四周打量着,看见小溪中缓缓流过地溪水,小溪的内侧也是被一块块斜着的石板砌成的保坎保护着,远处夹杂在绿色之中的若隐若现的白色石道和小溪边上的道路相连着。 姚老板也忍不住的赞道:“感觉真不错啊!要是小溪边上能栽上一些树就完美了!” 边上地刘鹏笑着应道:“姚老板。这树在规划中是有的,不过这些都是才刚刚建好没多久,所以这树都还没来得急栽,不过我们村里已经和县里联系好了树种,这条水道边上以后将种植桂花树,想必八月桂花飘香的景色又将是别有一番风味了。到时候姚老板可要常来看看呀!” “那是!那是!” 一行人来到村委的会客室,说是会客室,其实也就是一办公室改建而成,里面稍微的增添了一些椅子。大家稍歇了片刻,姚老板放下手里的茶杯,问起了关于这次买卖地事来,“刘总,听说你们村的鸭子都是放养的?” “当然,我们村的鸭子都是在水库里放养,相信这样以后肉质更加的好。而且鸭毛也更加的光鲜。” “的确是这样。刘总!不知我们现在去水库那里看看怎么样?”姚老板望向一旁的刘鹏问道 刘鹏看了看这位一直挂着爽朗笑容的姚老板,笑道:“那行。这里离水库还有一段路程,咱们边走边聊,顺便也让姚老板看看我们村子的情况。” 两人缓缓地向村子深处走去,经过大半月地生长,田里的水稻长势喜人,已经有三十多公分左右了,茂密地水稻把一旁的田间小道的视线都遮掩住了。蚱蜢在叶子上不时的来回跳动着,渐渐的临近水库,刘鹏指着前面的一道山梁道:“姚老板,翻过前面的山梁就是水库了!” “哦!看来不远了!”姚老板向四周望了望,笑道:“你们村的环境比其它地方好多了,我来的时候路过许多村子,他们那里的山都是褐红的泥地显露在外,光秃秃的。不像你们这里,很多山上都挂着绿色。” 刘鹏也跟着微笑的环顾了四周,叹道:“这可不易呀!以前村里的山也都跟其它村子一个样,只是这两年来我们开始造了不少林子,所以现在才看上去山变绿了。”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的向山梁上走去,周围的景色已经换上了一棵棵的桑苗,这些桑苗长得笔直,分叉很少,叶面宽宽的,跟以前的老品种大不一样,以前的桑树树干很粗,而且分枝很广,弯弯曲曲的,枝条上的叶子很小很少。看着眼前生长旺盛的桑苗,相信明年就可以开始养蚕了。 “这些都是桑树吧!看这一片,有不少吧!”姚老板好奇的问道 “是啊!这些都是村里发展的桑园,以后准备养蚕用的。”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山梁上,由于这里的坡度并不急,所以两人也只是稍稍的喘了口气。刚上山梁,顿时让人感觉一亮,给人一种空旷的感觉,梁上的空气很清晰,六月的风拂在脸上,给人一种温暖的味道。 望向山下,白色的湖面弯曲着向远处延伸开去,在靠近堤坝的附近水面,一群白色的身影围绕着几艘小木船,鸭叫声清晰的向四周传开,船头上的坐着的人不时的向水中抛着饲料。 “刘总!咱们下去吧!我可是忍不住的想走近看看了,要知道以前我收的那些鸭都是从养殖场买的那种笼中喂养的,那样的鸭显得很死沉,跟你这里的比起可差远了。”姚老板在边上催促道 刘鹏带着姚老板来到了水库边上,两人站在岸边驻足观看了好一会,水中的鸭子看上去只有半大,看见姚老板疑惑的眼光,刘鹏向其解释道:“我们是分批次养的鸭,这样可以保持每月都有鸭能够销售,现在水里边是我们村里养的第二批了,至于姚老板你要收的鸭现在还在鸭舍里,今天我们并没有放出来,等待着你来收购呢!” 姚老板点点头,道:“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去鸭舍吧!” 两人来到了前方的鸭舍,鸭舍里除了鸭群休息的窝棚之外,还有一块狭长的空地,这块空地是鸭群平时的一些活动空间,每个鸭舍里都配有五位工作人员,负责平时的鸭群管理。像这样的鸭舍前方还有好几个。 鸭舍里边,整个鸭群都躺在空地上,姚老板随手提了只起来,双手把鸭翅膀交叉着一撇,左手提着鸭向上掂了几天,估计了一下重量,之后右手从鸭的身后部一直向前抚过,鸭身上的粗毛一根根的被姚老板的大手抚立了起来,露出了身下的一撮撮鸭绒,姚老板仔细的检查着这鸭毛的生长情况,像他们这样的收购商平时在收购鸭子的时候首先就会检查这鸭毛的生长情况,如果一只鸭的鸭毛都没生长齐全的话,这鸭就很难卖出去。因为在收购商的眼中,这鸭毛也是一种很好的商品,像鸭绒就是生产羽绒服、枕头等日常用品主要材料。 检查完一切的姚老板满意的点了点头,对陪在一旁的刘鹏的道:“刘总,让你见笑了,按理说老董介绍来的,我应该信得过才是,刚刚看了看这鸭的生长情况,很好!” “姚老板,你说笑了,这做买卖仔细的看货那是应该的嘛!关系归关系,但是这正常的程序咱们还是得做好,是不是?”刘鹏笑道 姚老板点头应道:“刘总是明白人啊!那行,咱们现在是不是把这些鸭子都称了?”说着,姚老板指了指面前的鸭子。 刘鹏点了点头,叫出鸭舍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叫他到其它的几个鸭舍里去通知一声,都过来帮忙称鸭。这批鸭称完一直忙活了半天的时间,三万只鸭称下来就有90来吨,这帐一算下来,就有70来万,负责养殖的乡亲也是咋舌不以,以前家里边喂上几只,看不出个价值来,现在这一大规模的养殖,一下就显示出了大量的价值。不过这批鸭的投入也是巨大的,虽然在蚕蛹上没花钱,直接从丝厂运过来的,但是这是在减少了丝厂的利益上建立起来的,总的来说这批鸭喂养下来还是赚了不少钱,而且在水库里还有一部分价值目前并没有体现出来,那就是作为鱼桑模式的重要一环,水里养的鱼的价值还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在喂养的时候,很多饲料也都进入了鱼肚子里,而且鸭产生的一些粪便也转移到了鱼的价值上。这一切只有等鱼桑模式进入完全模式的时候才能真正的体现出它应有的价值来。 在村委算帐的时候,刘鹏也把村里一些相关的领导叫了过来,因为这养殖都是以村里的名义养起来的,对于村务问题,刘鹏是尽量的做大透明化。做完这次买卖,刘鹏和姚老板建立了长期合作的关系,以后姚老板每月都会到阳光村来收购一次鸭子。